过去几年所谓“金融乱象”,主要集中在影子银行体系和互联网金融领域。

全球经济活动改善,国内库存回补,合并对商品价格形成支撑。除了国内的南华工业品期货指数表现强势外,海外高盛商品指数也有反弹,高盛金属指数创年初以来新高,铜等重要有色金属价格出现恢复。国内流通领域库存回补,也表现在流动领域生产资料价格的恢复上。从目前海外经济和流通领域生产资料价格看,支持商品价格的力量仍然存在,但国内存货回补的过程是否在逐步接近后期,值得关注。

   
前者的迅速膨胀,得益于监管层面对金融机构套利行为的纵容或支持;后者的野蛮生长,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监管的空白和缺失。

   
此前的旬报中,我们认为强化金融监管主要集中在对影子银行体系和互联网金融的治理,这促使部分资金回流权益市场以及其他规范金融体系,并降低经济金融领域的系统性风险,从而对股票市场形成利好。近期,价格恢复带来的企业盈利改善和对金融监管担忧的下降,共同支持了市场表现。

   
强化金融监管是大势所趋。短期之内,这拖累风险偏好,对股票市场运行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但中长期而言,对影子银行体系和互联网金融的治理,促使部分资金回流权益市场以及其他规范金融体系,并降低经济金融领域的系统性风险,从而对股票市场形成利好,这无疑更加关键。

   
6月以来利率水平不再上行,市场仍然对金融去杠杆带来的银行间市场利率大幅抬升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存有担心。比较此轮金融去杠杆与“钱荒”冲击,相似的是,两者均导致了金融市场上利率的大幅度上升,随后影响扩散至信贷市场。不同的是,“钱荒”时期社会融资总量出现了同步的大幅萎缩,而此次紧缩中迄今尚未出现社会融资总量明显萎缩的现象。

   
2季度GDP实际同比6.9%,持平1季度,好于市场预期。名义GDP同比11.1%,较1季度小幅回落,但仍然维持在非常高的位置。

   
“钱荒”时期的影子银行主要从事变相放贷业务,也许导致了在金融紧缩的条件下,社会融资量的回落更早更显著。去年的影子银行主要从事二级市场投资业务,所以在发生金融紧缩的时候,投资业务受到立竿见影的巨大冲击,但社会融资量受到的冲击更间接,这也许会导致本轮紧缩中社会融资量的回落更晚,并且幅度更缓和。

   
全球需求的回暖带来出口的改善,应当为2季度国内工业和经济增长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支撑。在全球金融市场上,6月以来债市收益率显著上行的同时,权益市场表现总体积极,也暗示全球需求的回暖而非货币条件的收紧,在背后发挥了主导性的作用。

   
目前实体经济的运行质量显著改善,外部需求持续恢复,经济呈现更大的韧性,但似乎不能认为此轮紧缩不会对经济活动造成影响。实际上,由于PPP项目受到的影响,房地产投资进一步放慢,以及私人投资可能出现的放缓,一个可能出现的风险是,未来两三个季度内,社会融资减速、国内需求放缓和信贷利率上升相并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