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过去的一年中,中美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确定,政治、经济层面频频发生摩擦。胡锦涛主席定于下周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对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我认为这是一个独特的机会让两位领袖定义一些基本的原则来指导我们的关系。”曾任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

摘要: 胡奥会在即,中美两国新一轮的互动也将展开。  
据中评社报道,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此次访问不但适逢中美重启外交关系40周年,同时也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伊始的第一个重要访问。因此国际社会密切关注此次的中美互动,希望从胡奥会主旋律:推动合作
开启共赢胡奥会在即,中美两国新一轮的互动也将展开。  
据中评社报道,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此次访问不但适逢中美重启外交关系40周年,同时也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伊始的第一个重要访问。因此国际社会密切关注此次的中美互动,希望从中可窥探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端倪。  对于此次中美峰会的议题,白宫发言人吉布斯率先于1月5日表示,人民币汇率、全球经济、人权以及朝鲜这四大议题,将会是此次中美元首会晤的焦点。  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应有关贸易与汇率问题时表示,大量事实表明,人民币汇率并非造成中美贸易失衡的主要原因。而中国也将继续按照自主性、渐进性和可控性原则,毫不动摇地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基于双方各持己见,此次的胡奥会上,两国元首不太可能就人民币汇率问题达成实质性的成果,奥巴马政府虽然会就此问题继续向中国施压,但中国应不会做出太大的让步。而且许多专家都指出,美国对中国实施的出口禁令才是导致中美贸易失衡的主要原因,中方应会以此为抗争的理据与美方周旋。
全球经济遭受金融海啸重创后,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而在奥巴马准备竞选连任之际,经济议题应会被广泛的讨论。可是如果继续操纵“中国崛起影响美国经济发展”这一话题以混淆视听,似乎已难以奏效。因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中美这两个经济大国实为唇齿相依,如两方相斗,则两败俱伤。美国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格里斯沃尔德认为,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流失是经济全球化下国际分工的产物,要让低端制造业岗位回流美国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约翰•厄尔则表示,“中国制造”不仅仅为美国消费者提供了质优价廉的产品,保持了稳定的低物价环境。  实际上,中国企业升级的过程也会产生对美国产品和服务的巨大需求,因为中国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可以预见,未来“中国制造”的发展依然会在互利共赢的中美经贸合作关系中发挥重要作用。  况且,在胡锦涛起程前夕,中方传出消息,随同胡锦涛访美的,还有约五百位中国商界领袖组成的庞大代表团,双方商界将在芝加哥举行大型论坛并签署四十项经贸协议,美方对此安排趋之若鹜,欣喜若狂。中国向美国发出的强烈信息是,美国提振经济,需要中国,中美之间应该也必须走互利共赢的道路。可以预见,中美在经贸议题上不会出现大的磨擦,一方面中国有望从美国进口部份高科技产品;而奥巴马政府也希望借与中国签署商贸协议,拉拢中间选民的支持,为连任总统铺路。
另一方面,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1月14日透露,这次胡主席访美,双方确实将起草一个文件,以便来体现这次访问的重要成果。至于文件的内容,它的形式、标题,现在双方还在磋商当中。  至于人权和亚太地区和平等问题,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上周就“美中关系的未来”发表演讲时表示,希望中国在人权方面做出相应的改变,但同时她也强调中美关系非“零和游戏",中美关系并非简单的“非朋友即对手”,中美两国共同建设一个和平繁荣的亚太地区符合双方的利益。  这也暗示着美国不会借胡锦涛访美的机会高调地在这问题上对中国施压,毕竟以现况来说,打“经济牌"比起“人权牌"更能有力地争取美国选民的支持,而且也减少了双方出现磨擦的机会。

在过去的一年中,中美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确定,政治、经济层面频频发生摩擦。胡锦涛主席定于下周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对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我认为这是一个独特的机会让两位领袖定义一些基本的原则来指导我们的关系。”曾任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

汇率问题难有进展

美韩军演,朝鲜半岛危机,对台军售,介入中国南海领土争端,一系列事件令中美关系趋于紧张。信心不断增强的中国正在以一种全新的姿态介入国际事务。同时在经济领域方面,双方都在指责对方违反公认的国际经济原则。汇率问题上,中国渐进式的升值让美国朝野都颇有微词;在贸易问题上争端日益高调,中国对美出口商品在连连遭遇反补贴、反倾销等多种贸易壁垒之后,去年9月,美国国会众议院下设的筹款委员会投票通过了一项旨在对“低估本币汇率”的国家征收特别关税的法案,矛头直指中国输美商品。

但是中美之间的利益牵涉巨大。双方产生巨大的敌意既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也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布热津斯基表示,中美双边关系的规模增长如此之大,
规模往往也带来复杂性。有时候会从这个或者那个方向产生冲突的压力。

针对此次胡锦涛主席访美,在经济问题上,白宫已于1月5日表示,美国总统奥巴马将就中国的汇率继续向中国施压,中国必须采取措施允许人民币继续升值。

不过在这一问题上,很多学者都认为不会有根本性的进展。

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中国项目主任魏尚进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在汇率问题上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但是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对中美关系并不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汇率问题是现在导致中美之间摩擦的重要因素,但实际上汇率对双方的经常账户没有很大的影响,两国在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时需要做进一步的分析、理解。但除此之外,中美的利益关系有很多重叠的地方。

“因为一方面汇率问题并不是中国经常账户顺差的原因,也非美国经常账户逆差的主要原因。”魏尚进说,”中美合作的领域很宽广,基础并不在汇率问题。也不必要在汇率问题上大动干戈。”

在胡锦涛主席访美前夕,1月11日,一组顶尖的中国经济学家受美中关系委员会的邀请来到纽约,在纽交所举行的“2011中国经济论坛”上畅谈中美经济合作之道。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在会上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中美之间的争端不仅仅是汇率问题,更多的是经济基础的问题。比如说中国储蓄太高,消费太少;
美国消费太多,储蓄太少,双方能不能对各自的经济结构进行调整,才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只强调汇率本身意义不大。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院的学者盖瑞·哈夫莫则认为,如今中美双边的贸易总额已经达到4000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美国约在3000亿美元,美国出口中国将近1000亿美元,汇率问题在其中起到了相当的作用。不过他也认为胡锦涛主席访美在这一问题上取得突破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另一方面,他认为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以后会进一步恶化。

哥伦比亚大学全球中心的东亚主任肖耿认为中美之间关于贸易保护主义,
反倾销的案例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多,但这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忧虑的地方。

“冲突增多的原因并不一定是和汇率有关系,而是因为中美之间贸易的增长,”肖耿在纽约的“中国经济论坛”会议上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5年前或者10年前,和美国摩擦最大的是欧盟。欧盟也不是美国的敌人。之所以和欧盟摩擦很多是因为美欧之间贸易量很大。美国和日本摩擦也很大。随着中美贸易量持续增加,中美贸易摩擦一定会增加。这不是问题,是可以通过世贸组织(WTO)框架来解决的。”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TAGS:元首会晤博弈白热化中美汇率难进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