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10月10日 –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周五晚表示,截至9月30日,该公司管理的资产总额为1.876兆美元,第三季下滑5%。PIMCO共同创办人葛罗斯于9月26日意外辞职。

10月2日 –
上周五,当债券交易员准备展开原本以为将是平淡无奇的一天时,他们桌上显示萤幕跳出一个简短标题“威廉.H.葛罗斯跳槽至骏利资产”。

截至6月30日,PIMCO管理资产总额为1.973兆美元;截至2013年12月31日,该公司管理的资产总额为1.92兆美元。

图片 1

PIMCO在自家网站发表的声明表示,“资产管理规模的变化,是包括投资组合回报、货币变动以及客户净流动在内等诸多因素作用所致。”

2014年6月19日拍到的葛罗斯的资料图片。REUTERS/Jim Young

债券知名投资人葛罗斯,为PIMCO旗舰总回报债券基金(Total Return
fund)的前任经理人,他离开PIMCO之后,加入对手骏利资产管理集团
。他在四十多年前协助创办PIMCO,并把它打造成为管理2兆美元资产的投资巨擘。

众人大感迷惑。不少资产经理人及交易员心想,这条新闻是关于那个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联合创办人葛罗斯吗?或者只是另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自从葛罗斯离职后,PIMCO资金大量外流,总回报债券基金单单9月就流出235亿美元。

“大家都在问,‘是那个威廉.H.葛罗斯吗?’”芝加哥交易商DRW
Trading的老牌市场分析师Lou Brien说。

总回报债券基金的新经理人Scott Mather、Mark Kiesel与Mihir
Worah针对资金外流撰写一份报告表示,“总回报基金的投资在于高流动证券,目前高于平均水平的流动性,纯粹是因为我们最近几个月采取的策略,即使客户从投资组合中有更高水平的赎回,我们也自信有能力处理。”

确实就是那个葛罗斯。因为与管理阶层不和,70岁的葛罗斯辞去了PIMCO投资长以及PIMCO总回报债券基金操盘人的职位,结束40多年来在PIMCO的工作。

随着这个消息逐渐明朗,固定收益交易员开始火速行动。一些交易员表示,他们先是设法确定PIMCO总回报基金手上持有最多的资产是哪些。这档基金是全球最大债券基金,在葛罗斯闪辞之前,资产管理规模达2,220亿美元。

然后,他们开始抛售自认为是该基金中占比最大的资产,包括美国公债、通膨保值债券和高收益债券,因预期会有一波大规模赎回。客户立即开始撤回资金,转进PIMCO的竞争对手,比如TCW、DoubleLine
Capital、贝莱德和Western资产管理公司等。

PIMCO总回报债券基金9月总共流出230亿美元资金,星期五是其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天。Pimco拒绝为本文置评。

“人们匆忙查看自己的仓位,并试图抢先结清,”DRW的Brien说。

对于个人跳槽的消息,金融市场的反应为前所未见,且余波仍在债券市场激荡。这也为持续数月之久、关于大规模资产管理公司是否具有系统重要性的争论增添了新内容;先前有论点认为它们就像全球性银行一样,应当加强管理。

访查了10多位债券交易商和经理,询问在葛罗斯离职的消息爆出后,他们心里和市场上有什么想法,更完整描绘了各个市场当时的状况。

“这将成为因个人跳槽而引发史上最大规模资本流动的事件,”纽约Third Avenue
Management执行长David
Barse表示。截至7月31日,该公司管理约130亿美元资产。

PIMCO传出的这个惊人消息,令本已紧张的市场更加惴惴不安。有交易员称,这可能会引发对固定收益市场深度和流动性更为深层次的分析,特别是此前的金融改革让大型银行业者失去了持有固定收益资产的动力,而这些资产则可以用来充当减震器。

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称,监管层也在关注这一事件。他们透露,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和财政部与市场人士就该事件进行了交流,但他们并未警告投资者撤回资金。另一位人士称,监管固定收益市场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在关注此事的进展。

可以肯定的是,葛罗斯的闪辞并不足以威胁到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这些消息人士称,虽然市场反应非常迅速甚至到目前的影响还余波荡漾,但大体得到了控制。

**本能反应**

周五当葛罗斯离职的消息宣布后,数分钟内金融市场就出现明显反应。

离职新闻是在美东时间上午8:28公布的,几分钟内,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交投最活跃的合约之一–美国10年期公债期货TYZ4的成交量就增长了三倍,因为PIMCO持有非常大的美国公债仓位。在美东时间上午8:35到9点之间,有超过20万口合约的交易,公债价格一路走低,收益率上扬。

指标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2.50%升至2.55%。投资者也抛售通胀保值债券,引发收益率跳涨。由于投资者预期有更多卖盘跟进,垃圾债券的风险溢价也全线上升,利差大幅走阔。两年期及三年期欧洲美元利率期货<0#ED:>下跌。

PIMCO的德国母公司安联周五股价大跌6%,而骏利资产JNS.N的股价则飙升43%。

交易员表示他们嗅到了恐慌气氛。”我感到各家交易室转为守势。“一位贷款交易员说道,他拒绝具名,因为未被授权公开谈论,”那天很难看到买单。“

另一位贷款交易员称,有些人从中看到买进机会,心里想着,”来大干一场吧,来买些别的东西,可能会更好。“

一些PIMCO的竞争对手表示,大量资金立即流入他们旗下组合。“肯定有法人机构资金流进我们这里,”加州Western资产管理的经理人Chris
Orndorff指出。

葛罗斯的劲敌、知名债券基金经理人冈德拉克(Jeffrey
Gundlach)周一表示,他所属的投资机构DoubleLine
Capital周五资金净流入介于4-5亿美元。

DoubleLine Funds总裁Ron
Redell向表示,“有大量因为近期消息影响的固定收益资产流动。我们相信DoubleLine和其他资产管理公司正接获更多买兴。”

接近贝莱德的消息人士指出,该公司亦有资金流入。一名消息人士指出,贝莱德一直买进公债及其他固定收益工具,试图扩大市占。贝莱德为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

“有监于我们固定收益部门全面强劲表现,全年来我们见到强劲的资金流入。最近几天,客户询问大幅增加,特别是有关我们的Total
Return以及Strategic Income Opportunities系列基金,”一贝莱德发言人称。

**恐惧放大**

多家交易商表示,葛罗斯离职的时机,恰逢股票及高收益债券等风险资产已经脱离高档。对于欧洲成长疲软、香港示威、以及美国首见埃博拉病例等疑虑,均助长美国公债避险买盘。高收益利差亦面临压力,因全球经济成长前景疑虑挥之不去,且有许多投资人认为市场估值过高。

不过交易商指出,葛罗斯效应绝对存在。

他离职消息引发的不安气氛仍在本周余波荡漾,且很大程度还未消散。公司债的新发行交易周一基本上呈现停摆。如今,债券跌势虽然已经转淡,且初级市场也已经回弹,其他领域仍持续承压。

Western资产管理的Orndorff指出,风险较高债券的收益率买卖价差仍大于平常水准。这类债券包括垃圾债券、非机构抵押支持债券、商业抵押支持债券以及通膨保值债券等等。

Orndorff并称,若PIMCO基金遭赎回情况扩大,“这有可能成为债市一段惨淡走势的开端。且可能一波波地袭来。”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