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的出台,国内相互保险业务在互联网金融模式的推动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尽管眼下国内不少主体开始积极筹备和申请相互保险牌照,但层次不高等特点,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目前“雷声大雨点小”背后的配套细则缺位。

特约记者 李致鸿 北京报道

多路主体申请牌照 但层次不高

随着《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的出台,国内正掀起一波“相互保险热”,争相希望分享保险行业快速发展的机会。目前,众多主体正在积极筹备和申请相互保险的牌照,包括上市公司、互联网互助平台、协会组织等各类申请者。

虽然并不为国内民众所知,但在全球保险市场尤其是美国和日本,相互保险公司的地位举足轻重,相互保险在全球保险市场中的份额在2014年已达到27.1%。而与常见的股份制保险公司所不同,相互保险公司不以盈利为目的,是指由一些对同一危险有某种保障要求的人所组成的组织,以互相帮助为目的,实行“共享收益,共摊风险”,公司成员交纳保费形成基金,发生灾害损失时用这笔基金来弥补灾害损失。

日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正在筹备中的中国保险中介行业协会,也在同时筹划设立安平责任相互保险公司。

保险“新国十条”明确提出鼓励开展多种形式的互助合作保险,这意味着我国相互保险的政策环境已基本具备。紧接着在保监会出台《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以后,国内许多主体开始冒出,向外界释放出积极筹备和申请相互保险牌照的信号。

据悉,安平相互保险公司目前正在向保险中介行业征集500个一般发起人,注册资本拟为1.5亿元,预计今年底或明年初正式成立。同时,安平相互保险将选择保险中介机构职业责任保险作为切入点。但上述公司及相关业务均需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

据记者了解,申请者涉及上市公司、互联网互助平台、协会组织等各种类型。如上市公司腾邦国际(300178,股吧),以及必互科技、南开大学天津校友会等。从目前形势来看,相互保险将进入加速发展期。有一组行业内部预测数据显示,假定到2020年内地相互保险市场份额与香港当前水平相当,预计届时内地相互保险市场规模将达1650亿元。

一位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关于相互保险的监管政策可能在年内出台。除中国保险中介行业协会外,还有其他保险专业协会正在筹划设立相互保险公司,监管层的态度倾向于首先开放此类相互保险组织。”

虽然递交牌照者积极踊跃,但从申请者的股东背景和拟筹公司的经营形式来看,层次并不是很高。有业内知情人士透露称,从已申请设立的相互保险公司看,以人身保险业务居多,且集中在健康险等领域。“组织经营形式比较简单,以已披露运作方式的某个相互保险组织为例,其运作模式的一个基本特点是费率厘定无精算技术支持,发生事故后由会员均摊赔付金额。”

安平征集500个一般发起人

对此,业内资深人士纷纷建议,应该鼓励相互保险公司形式更趋多样化,如支持“三农”领域的相互保险组织发展,可选择农业龙头企业作为发起人,吸引种养大户、农业合作社等作为会员,根据共同的风险管理需求开发相应保险产品。此外,还可支持同一行业或同一产业链上的中小微企业开展相互保险组织试点,推动中小微企业“抱团取暖”,共同防范生产经营过程中的风险,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一位参与筹备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经过前期努力,目前发起安平责任相互保险公司各项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现正向保险中介行业征集500个一般发起人,成立的时间预计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

发展仍处起步阶段 监管体系有待完善

目前,安平责任相互保险公司已经收到初始运营资金意向金额为1.3亿元,由主要发起会员以债权形式自愿提供。

各种迹象均表明,我国相互保险的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市场主体较少且弱小,目前只有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一家专业公司,以及宁波慈溪农村保险互助社试点和瑞安兴民农村保险互助社试点。

对于安平相互保险公司将选择保险中介职业责任保险作为切入点的原因,该人士表示,参照国际通行做法,为促进保险中介机构规范经营,按照《保险法》及相关规定,保险中介机构在经营过程中,需要投保职业责任保险或缴存保证金。在具体实践中,为减少资金占用,大部分中介机构选择投保职业责任保险。

在业内人士看来,推动相互保险组织可持续健康发展的一个基本前提是,进一步完善监管体系。“《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虽然填补了相互保险监管的空白,但该规定更多体现的是相互保险监管的主要原则和核心理念,在组织治理、信息披露、章程制定、偿付能力、分支机构及风险处置等方面,配套细则仍有待加快制定,同时应明确与偿二代相衔接,以及防范以相互保险名义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风险。”

“然而,现行职业责任保险产品存在针对性不强、服务功能弱、管理分散等问题,难以适应中介市场新情况和创新发展的需要。而且,在以往中介市场风险处置中,大都是政府和监管部门包揽,置身处置风险一线,很难看到职业责任保险发挥作用。其在风险控制、后期补偿、保护消费者中都没有发挥应有作用。”该人士续称。

此外,业内专家还提出,我国现行《保险法》没有明确提出相互保险的组织形式,相互保险组织的法律地位尚不明确。“应该争取在《保险法》等上位法中明确相互保险的法律地位,规范相互保险发展。”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安平相互保险公司将首先发力保险中介机构职业责任保险,等到技术和条件成熟后,会探索开展律师、会计师、审计师、上市公司高管等职业责任保险及其他财产保险。

而对于积极筹备相互保险公司的各路资本来说,也要想清楚未来的市场定位和可能面临的各种挑战。虽然相互保险组织在投保人利益最大化、有效降低运营成本等方面优势尽显,但这种特殊组织形式的不足也同样明显。比如,对经营技术要求更高,由于相互保险组织的保单持有人也是公司所有权人,两权的统一在成员之间即被保险人之间容易造成新的利益分配不公,但要确定不同保单持有人应享有的经营剩余利益,难度相对更大。而这些难题都是相互保险公司股东及管理层未来所要共同面对的。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人士透露,虽然由正在筹备中的保险中介协会指导保险中介机构发起成立相互保险公司,但公司属于全体会员,协会和公司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财务往来。

相互保险牌照有望年内获批

目前,全球相互保险的市场份额约为27%,而中国的市场份额则仅有0.3%左右。中金公司报告显示,中金对相互保险未来十年的市场空间做了大致测算,选取了英国、韩国和意大利三个市场作为基准,若2024年分别能达到相应国家目前的相互保险市场份额,则中国相互保险市场规模将分别约为5700亿元、7600亿元和1.7万亿元。其中,由于韩国为亚洲相互保险市场的代表,市场份额与亚洲市场平均接近,且文化等各方面因素也与中国更为接近,因此,7600亿元的测算更具有参考意义。

然而,目前法律缺位始终是中国相互保险发展的最大障碍。1995年,在我国经济体制“转型”的背景下产生的《保险法》中规定保险企业组织形式只能采取“股份制”和“国有独资”两种形式。2002年,在《保险法》的第一次修改中,相互保险公司曾被写进修改草案,但后来因与《公司法》冲突而最终删去。

近年来,相互保险政策渐暖。2014年8月,保险业“新国十条”明确提出,“鼓励开展多种形式的互助合作保险”,正式将互助保险的发展提上议程。2015年初,保监会出台《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为相互保险的设立、运行提供了法规依据,扫除相互保险的法规障碍。至此,相互保险的发展正式获得“正统”身份。

根据ICMIF统计数据,目前我国相互保险的市场份额只有0.3%左右,远低于全球27%左右的水平。与亚洲和大洋洲其它国家相比,也远低于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国家,甚至低于印度的市场份额水平。

中金公司分析员毛军华认为,从国外的经验来看,政府的支持对相互保险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对相互保险监管相对宽松的国家,相互保险的市场份额比较高,而采取限制甚至禁止的国家,相互保险的市场份额往往比较低。目前中国的政策环境宽松,鼓励态度明显,随着政策的逐步落实,我们预计压抑许久的相互保险将迎来爆发式发展。

一位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关于相互保险的监管政策会在年内出台。”这就意味着相互保险牌照有望年内获批。

目前,在2004年11月获批成立的黑龙江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是保监会批准设立的国内唯一一家相互制保险公司。目前公开信息显示,至少有4家组织正在申请相互保险牌照,这4家机构分别为信美相互人寿保险公司、天津公能相互健康保险公司、“壁虎”互助平台和“E互助”互助平台。

同时,前述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表示,“除中国保险中介行业协会外,还有其他保险专业协会正在筹划设立相互保险公司,监管层出于稳妥的考虑,可能会首先考虑此类相互保险组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