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近日,江西汇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被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其产品存在13项一般缺陷。自2013年至今,汇仁药业因生产或销售不合规定药物被食药监部门共处罚8次,如违法经营劣药鹿角胶龟甲胶、牛黄解毒片和多潘立酮分散片被检验出“重量差异”项和“溶出度”项不符合规定、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补充检验标准的“银杏叶片”。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汇仁肾宝消费群体对位中老年男性,在电视媒体逐渐衰微的情况下,若是想继续靠加大广告投入来拉动销量比较难。

汇仁药业去年底披露了上市招股说明书申报稿,计划募集19.83亿元。其中9.86亿元用于中成药生产线及仓储建设,4.46亿元用于品牌营销及渠道网络建设,4亿元用于医药研发,1.5亿元用于信息化建设技改。不过在产能继续扩大的同时,却是这家公司曾多次陷入环保投诉。

“喝汇仁肾宝,他好我也好”近乎轰炸式的电视广告,让汇仁药业的“补肾神品”汇仁肾宝风头强劲。近日汇仁药业正进入IPO的闯关阶段。

2016年7月29日,江西环境保护厅官网中显示,对2家药企实施限产处理,约谈了4家企业负责人。而汇仁药业就在限产处理之中。同时,2016年9月18日,南昌县环保局发布的南昌县深入开展大气环境整治行动中,就指出在整治过程中对于汇仁药业实施的是限产限排,产能必须控制在60%以内的措施。

图片 1

另外,汇仁药业近年来合计广告费用营收占比高达37%,而研发费用占比则在3%以下,而且其收入主要依赖主打产品汇仁肾宝,2016年上半年其销售收入占比甚至高达88.58%,未来存在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的风险。

关注

生产不合规定药物 多次被行政处罚

汇仁肾宝零售价为成本价14倍

1月11日,汇仁药业被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爆出,汇仁药业生产的片剂、丸剂、糖浆剂等存在一般缺陷项目13项,并责令整改。一般缺陷是指偏离药品GMP要求,但尚未达到严重缺陷和主要缺陷程度的缺陷。江西省食药监局在通报中要求汇仁药业进行整改,不过并未具体透露其缺陷的具体表现。

在证监会的统计表中,汇仁药业的审核状态为“已反馈”。按惯例意味着该企业距离上市近了一步,最终能否“过关”,市场拭目以待。

据北京商报报道,2013年以来,汇仁药业因生产或销售不合规定药物被处罚了8次。

据招股书显示,汇仁肾宝片在2016年上半年的平均单位成本仅0.18元/片。在西安市场,汇仁肾宝片每盒装126片,市面上单盒零售价为322元,等于每片零售价2.56元,而以成本0.18元/片计算,其每盒的成本价仅为22.68元(未计算包装、物流、渠道、广告、零售、税费等费用),这样一算,零售价大约是成本价的14倍。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在北京市场,同样规格的一盒,其零售价提高3元,为325元。

2013年4月汇仁药业因涉嫌生产销售劣质中药饮片皂角刺案,南昌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决定没收公司销售劣药违法所得1.03万元。

其招股书显示,汇仁肾宝销售额从2013年的9600多万增长至2015年的12.8亿元,速度可谓惊人。2013年至2016年6月,汇仁肾宝片销量约为18亿片,其中2015年销量超过8亿片。

2015年3月,南昌市食药监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汇仁药业违法经营劣药鹿角胶龟甲胶,对此,食药监局决定没收公司销售劣药违法所得并处以罚款。

图片 2

另外,在2015年、2016年,标示有汇仁有限所生产批号的牛黄解毒片和多潘立酮分散片分别被温州市药检所和玉林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出“重量差异”项和“溶出度”项不符合规定,两种药均按劣药对汇仁药业进行处罚。

追访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11月,江西省食药监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指明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补充检验标准的“银杏叶片”,违反了《药品管理办法》相关规定。随后,江西省食药监局对此作出说明,认为公司生产银杏叶药品不合格是因为外购原材料不合格导致,并非公司有主观故意违法。

毛利率去年上半年达86%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劣药其实基本可以算假药,对于生产企业而言GMP证书就会被废掉,如果没有按照GMP证书生产,这就比较严重。

近年汇仁药业业绩不俗,营收直线上升,2013年至2016年6月,汇仁药业实现营收为4.57亿、9.08亿、14.85亿、7.59亿元。

频遭环保投诉

汇仁肾宝逐渐成为贡献公司近九成业绩的主打产品。2013年至2015年间,汇仁肾宝营收占比分别为21.33%、68.49%、86.12%。

2016年8月24日,人民网《网友给江西省委书记留言获官方回复》报道中,提及南昌县居民留言,“汇仁药业经常放出大量污染气体,非常刺鼻,严重影响我们生活”。

据招股书显示,汇仁肾宝片在2016年上半年平均单位成本仅0.18元/片,经销价为1.9元/片,平均毛利率达到86.48%。

当时官方回复称,2015年11月16日,南昌县环保部门曾约谈汇仁药业,要求企业进一步完善废气治理设施和正常运行治理设施。经过企业整改,2016年5月,居民代表实地观看企业环保措施后表示,认同企业的污染治理工作。

以肾宝片这样高的毛利率指标衡量,同行业上市公司只能屈居下风。去年上半年,拥有六味地黄丸(也可以补肾虚)的九芝堂毛利率为59.45%,其他如桂林三金、广誉远、东阿阿胶、启迪古汉等知名公司的同期毛利率平均67.46%。汇仁药业指出,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高于同行业公司平均水平,因主要产品不同,其他可比上市公司侧重于补肾类之外的其他细分品类。华安证券投资总监屈放表示,“补肾类药品毛利高首先是因为需求可观。”

2016年7月27日,江西省环境保护厅官网披露,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7月进驻江西受理的环境信访案件中,就有“南昌市南昌县汇仁药业晚上有刺鼻的气味排放,已向南昌县环保局反映,环保局称该企业环保治理设施齐全,但“问题一直未解决”的举报。

截至一季度末的各重点行业毛利率中,生物制药行业平均毛利率为31.22%,仅次于饮料行业,甚至高于地产、银行等外界眼中的高利润行业。

事实上,不断当地村民举报称,位于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小兰工业园的汇仁药业在住宅小区对面建了烟囱排污及工业污水处理厂,“按国家环境保护法,在住宅区及学校周边不允许兴建大型药厂,恒大城住宅小区是先行建设的,汇仁是后建的”。

图片 3

对于汇仁药业的环保问题,2016年7月29日江西环境保护厅官网显示,对2家药企实施限产处理,并约谈了4家企业负责人,而汇仁药业就在限产处理之中。

聚焦

同年9月18日,南昌县环保局发布的南昌县深入开展大气环境整治行动中,就指出在整治过程中对于汇仁药业实施的是限产限排,产能必须控制在60%以内的措施。

汇仁药业去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

供应商疑点颇多 没有经营资质

虽然有奇高的毛利率,但是汇仁药业净利润并不高。有业内人士指出,汇仁药业净利润不高也可能与其销售费用偏高有关。汇仁药业表示,公司为了扩大销售规模,于2014年开始逐步增加广告费用投入,2014年度、2015年度公司广告与业务宣传费分别为3.79亿元和6.66亿元。也就是说,2015年14.85亿元的营业收入里,将近45%花在了广告宣传上。

招股书显示,汇仁药业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中药材。2013年度至2015
年度及2016
年1-6月,汇仁药业各年度采购中药材所花费的金额分别为6326万元、1.35亿元、1.42亿元、2911万元,中药材原材料成本占销售收入的比例不高。

有媒体统计,2013年至2016年6月,汇仁药业的销售费用达19.38亿元,其中13.45亿元为广告与业务宣传费用,占比近七成。

然而,《华夏时报》报道称,在核对汇仁药业招股书中的采购数据时发现,其提供的数据与相关供应商在网络上披露的数据并不一致。

汇仁药业广告费占营收比重呈逐年上升之势。2013年至2016年6月,该公司广告费占营收的比重为8.46%、33.9%、44.85%、43.76%。对此,汇仁药业在招股书中提出,随着公司经营规模不断扩大,较为集中的广告投入可能会带来边际效益递减的风险。

据显示,汇仁药业2014年度的第四大药材供应商——长白山保护开发区广赫祥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赫祥参业”)披露的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当年的总销售金额仅为181万元。而汇仁药业则在其招股书中披露的采购为476万元,误差为295万元。

巨额广告投入也削减了该公司净利润。北青报记者发现
,去年上半年汇仁药业似乎迎来一个临界点。与往年比,其营收、广告费与净利润之间,并不成比例。2013年至2016年6月,汇仁药业实现营收为4.57亿、9.08亿、14.85亿、7.59亿元。广告与业务宣传费分别为
3865万元、3.08亿元、6.66亿元、3.3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000万、1.7亿、3.4亿和7778万元。在同期营收和广告稳步增长的基础上,净利润却出现明显下滑。

一年后,广赫祥参业跃居为汇仁药业的第一大药材供应商。招股书显示,汇仁药业当年在对广赫祥参业的采购金额为4632万元。而广赫祥2015度的总销售金额为5558万元,汇仁药业无疑是广赫祥参业的主要采购商。不过,到了今年上半年,广赫祥参业又从汇仁药业的前五大供应商中消失。

分析

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广赫祥参业的注册时间为2014年9月11日,法定代表人为陈永胜,主要经营范围为人参种植土特产品收购、加工、销售。

电视广告烧钱模式是否将被终结

更为蹊跷的是,目前汇仁药业2015年度的第二大供应商——亳州市福顺医药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无法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进行查证,而根据网上显示的信息来看,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给亳州市福顺医药有限公司的发证日期为2007-07-06,有效期至2012-07-05。也就是说该家公司没有相关的经营资质。

汇仁药业主打产品为汇仁肾宝,通过电视广告作为重要营销手段,其风险不容小觑。市场质疑,此前屡试不爽的电视烧钱模式是否有被终结的危险?

产品单一 过度依赖“补肾”助推风险

汇仁药业招股书显示,其成立于2002年4月3日,主营业务为中成药及化学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汇仁药业招股书,长白山保护开发区的广赫祥参业有限公司是重要供应商,2014年其向汇仁药业销售476万元,是当年汇仁药业的第四大供应商,但广赫祥参业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的2014年年报显示,其2014年全年销售额只有181万元。

汇仁药业招股书显示,2013年汇仁药业的营收为4.57亿元,净利润为8000万元;2014年这一数值别分增值9.1亿元与1.7亿元,2015年继续增长至14.85亿元与3.4亿元;2016年上半年,汇仁药业营业收入达到7.6亿元,净利润为7778万元,净利润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汇仁药业收入来源集中,对主要产品汇仁肾宝的依赖度很大。招股书显示,2013年、2014年、2015年汇仁肾宝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649万元、6.19亿元、12.77亿元,占汇仁药业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21.33%、68.49%、86.12%,而从2016上半年可以看到,汇仁肾宝更是已经占据去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的88.58%。

自2013年以来,汇仁药业主营产品逐渐从中成药和化学药“二分天下”,发展为汇仁肾宝单一品种占绝大优势。从2016的上半年的销售情况可以看到,汇仁肾宝已经占据去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的88.58%。

这种收入依赖单一产品的营收模式会不会隐藏着风险?中略资本创始人高剑锋指出,药品生产企业可分为研发为主和营销为主,汇仁药业明显属于后者,其汇仁肾宝由于是保健品,可以接近看作是普通消费品了,对广告依赖度大。

作为公司最核心、最赚钱的产品,汇仁肾宝的“暴利”或许才是公司不断加大生产和营销的主要原因。相关信息显示,汇仁肾宝片单片成本只有0.18元,汇仁药业卖给经销商的价格平均每片约为1.90元,而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可以卖到每片2.56元。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汇仁肾宝消费群体对位中老年男性,在电视媒体逐渐衰微的情况下,若是想继续靠加大广告投入来拉动销量比较难。据招股书显示,近几年公司职工薪酬不断增加,2013年至2016年6月分别为1718万元、3178万元、7130万元、4127万元。其原因是,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销售人员数量不断增加,随着销售业绩提升,人均薪酬同步增长。同期,业务推广费分别为
3837万元、5295万元、1.10亿元和6494万元,主要为客户培训费、消费者培训费和终端信息费等。

招股书称,汇仁肾宝片的整体毛利率较高,其销售规模的扩大带动毛利率的上升。招股书数据显示,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1-6月,汇仁药业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7.95%、77.89%、84.61%、83.25%。

爆料

虽然汇仁药业肾宝产品毛利率高,但其实际到手的净利润率并不高。2016年上半年,汇仁药业总营收为7.59亿元,毛利润高达6.32亿元,净利润只有7776万元。

曾因销售劣药受处罚

其中关键是汇仁药业高额的销售费用。近年,汇仁药业的广告营销费用可以用暴增来形容。在2013年仅为0.38亿元的情况下,2014年就猛增到了3亿元,而2015年更是达到了6.6亿元,2016年上半年也达到了3.3亿元。

作为准备IPO的“选手”,汇仁药业虽然顶着业绩光环,但也不乏生产销售劣药等“黑历史”。

高额的广告营销费用侵占了大部分的营收,以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为例,广告与业务宣传费用分别占当年营收的44.85%和43.75%,远高于38.47%的同行业平均值。

2017年1月,江西省食药监局官网披露2016年9月至12月的药品生产监督检查及处理情况,显示汇仁药业片剂、中药饮片等产品存在13项一般缺陷项目,要求进行整改。

在高额营销费用的拉动下,虽然汇仁肾宝的市场占有率从2013年的2.76%一路猛增到2015年的17.83%,然而高增长背后的高风险值得警示。

此外,汇仁药业还因环保受到举报。2016年7月27日,江西省环境保护厅官网披露,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7月进驻江西受理的环境信访案件中,有群众举报关于汇仁药业晚间排放刺鼻气体。

根据新股发行规定,公司在最近36个月内如果存在违反环保法律、行政法规或规章,受到行政处罚且情节严重或者受到刑事处罚的,不得IPO。不过,一位IPO律师曾对媒体表示,环保处罚要求情节严重,判断是小处罚还是大处罚需要主管部门出具相关证明,上述情况不会构成汇仁药业IPO的障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